文艺 > 言论/想法 > 社论:正视心理健康减少悲剧发生
女儿为了买房要父母把钱全转到她名下,还要父亲掌掴母亲让她消气,父亲忍无可忍将女儿活活勒死。被告陈添财之前被控谋杀,后改控误杀。
(档案照)
Previous Next

shè lùn社论zhèng shì正视xīn lǐ jiàn kāng心理健康jiǎn shǎo减少bēi jù悲剧fā shēng发生

17.10.2020

联合早报

  2018年11月19日,勿洛南一个组屋单位发生了父亲杀死女儿的家庭悲剧。死者是一名大学毕业生,患有广场恐惧症和疑病焦虑症。她在大学毕业后一直无法找到全职工作,全靠父母亲照顾和抚养。虽然父母亲对她百般疼爱,但她却常责骂双亲,导致父亲近乎精神崩溃。事发当天,这名女儿恫言要杀死父亲,并持刀指向他。最终,父亲用铁条把女儿打倒,并把她勒死。这名66岁的父亲承认误杀罪,前天在高庭被判坐牢两年九个月。

  法官在下判时表示,被告是一名无私与疼爱女儿的父亲,但不幸的是,这对父女都没有及时为他们的精神疾病寻求治疗,也没有获得急需的援助,最终酿成悲剧。她希望这起案件能敲响警钟,让社会多关注心理健康的问题。

  新加坡的生活节奏快,人们在不同阶段面对学业、职场、婚姻、家庭关系以及病魔的压力。传统价值观的式微以及社交媒体的普及化,让不少年轻的一代产生疏离感与焦虑。人口老化以及少子化的趋势,也让不少独守空巢的年长一代感到彷徨与无助。

  冠病疫情进一步加剧各年龄层人士对生命与生计问题的恐惧。密集的疫情案例追踪报道,让人们对自己以及家人的生命感到焦虑;长期宅在家中让人们感到沮丧,导致家庭暴力事件增加;病毒阻断措施影响人们的饭碗,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转化为抑郁的情绪。当恐惧、沮丧以及抑郁无法疏导时,精神健康便出现了状况。

  上星期六(10月10日)是世界心理健康日,李显龙总理在世界卫生组织主办的“精神卫生大事件”活动上指出,新加坡每七个人中就有一人会在人生中的某个阶段,在精神健康方面出了问题。因此,确保每一个国人获得优质的心理健康服务,是新加坡优先处理的事项。

  在这一方面,新加坡成立了由卫生部以及心理卫生学院主导的跨部门委员会,以加强人们的心理健康意识、对心理健康问题更早的介入,并改进心理健康的服务。跨部门委员会将检讨冠病疫情对国人造成的心理与社会冲击,并找出心理健康服务的缺口。

  与生理健康不同,心理健康涉及更多的面向,症状也不太明显。不少心理健康的问题,在悲剧发生后,才被人察觉其严重性。

  同时,由于心理健康问题涉及许多复杂的个人、家庭与社会因素,因此心理健康服务的提供者不一定能照顾到求助者方方面面的需要。此外,对心理健康意识不足,也使人们讳疾忌医,或是看了医生后拒绝服药。因此,心理健康问题需要全方位的合作与努力,才能奏效。

  虽然国人的教育水平提高,但是心理健康的意识还有待提高。对许多人而言,看心理医生是一件丢脸的事情。传统的观念如家丑不可外扬、清官难断家务事以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都导致心理健康问题无法获得及时的介入。以上述勿洛南的悲剧为例,死者在2012年已诊断出患有精神问题,离开她遇害的时间长达六年。

  其次,尽管我们有多个社会服务机构为弱势群体提供援助,纾缓他们的经济压力,但是在心理健康问题方面,我们有必要加强群体的合作,填补心理健康服务的缺口。

  这包括为心理健康出问题的人提供更早介入的服务,并提供系统性的跟进,以防止病情恶化。在这一方面,除了政府相关机构外,公民社会如义工组织、宗教团体以及基层工作者也可协助将社会援助网撒得更广。他们应该扮演吹哨人的角色,协助有需要的人获得政府以及专业的援助。

  另一方面,我们有必要加强国人应付压力的能力,避免让它演变为心理健康问题。每个世代都面对生活压力的问题,关键是如何去克服压力,并将它转化为前进的动力。不过,科技的快速发展,家庭功能的改变以及社交媒体鼓吹攀比的心理,确实加剧了年轻一代所面对的压力。

  在今年的世界心理健康日,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各国加大心理健康服务的投入。

  它指出,尽管精神疾病具有普遍性和严重性,但心理卫生服务的需求与供应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。新加坡成立了跨部门的委员会统筹心理健康的工作,反映了这个课题的复杂性与多面性。与此同时,它也显示我们加大心理健康服务投入的意愿。